+
   

• 笑天居  

我们一直在努力

简单
的生活中寻找生活的乐趣
奖自然归还给夏天
容纳着关于幸福的点滴
舒适无束缚
让你享受开花的夏日
遇见与你的重逢
去拥抱那个还不曾来到的未来

Slow Life
{        }
NEWS
文娱资讯
绝对本色《别跟游戏较真》
来源: | 作者:笑问天 | 发布时间: 2017-04-12 | 154 次浏览 | 分享到:
网上随便找个人问问联众是干什么的?百分之九十的可能会遭遇白眼,连联众都不知道,说你是菜鸟那算高抬了。联众可称的上国内首屈一指的游戏网站了,棋牌类游戏天下无出其右者,日均在线均超过10万人,可以这么说有网络的地方必有联众游戏迷。傻了吧,傻的好象还不只你一个。如果是免费注册,我奉劝你干脆别到那玩去,光联众会员那些眼花缭乱的特权也得让你平静的心返起波澜,不心动难啊,真心动了,除了无可奈何的潇洒掏钱你还磨蹭什么。人家开网站的初衷绝不是为了搞慈善,为浪迹网络的万千游子找一歇息娱乐的地,这点不容质疑,人家的根本目的还是盯紧了咱的腰包。既然如此,那么联众把掏腰包的和不掏腰包的分开对待也没法指责他,人家没强迫你,要么别玩,要么掏钱,要么就只有忍气吞声了。 

照理说,这没什么呀,谁叫咱管不住自己,梗着脖子楞往上撞啊,还是缴点钱办个会员肃静。事实非你所愿,联众世界这挺大的一网站,挺大的名气,挺全的设施,真正实际操作起来却是漏洞百出。别说原来什么抄分,作弊什么的了,就说那数不清的断线器,摸牌器,记牌器,这都从那冒出来的。有了这些玩意,打牌下棋还能称之为娱乐吗?改了!和拥有这些东西来背地里坑人的家伙来说,联众叫的特响的强退猪就是一最光明磊落的称号。 

昨天晚上,我等着接老婆下夜班,登陆联众打够级,五把憋三进贡的房间,估摸着时间应该绰绰有余,最起码打完晚不了点。。未成想,那几个家伙不知在那上网,个个慢的赛蜗牛,三把牌楞磨蹭了快两小时。我急啊,坐立不安的功夫记牢了个名词:~心急如焚~。一个劲的催,催,继尔哀求,没人落落这套。自己的老婆自己肚里有数,要是接晚了那可真给我闹。再说了,这年头,外边这么乱,我让一大美人深更半夜倘佯在厂门口也不放心啊,那不纯粹给色狼提供条件了。没辙,好歹熬到第四把,我自我感觉就跟那热锅上的蚂蚁有的一拼,汗珠子滴答滴答的,干脆就坐不住了,站着打,~噼里啪啦~满屏幕打字:大哥大姐,老少爷们们,行行好,您就高抬贵手,放兄弟一马吧!我真有急事。如此这般搞了半天,终于解决了四个,还剩对门一娘们就是死活不同意,理论半天,她最后不冷不热给我抛出一句:”强退行,让我同意没门。“TM的邪性,”我顿时火冒三丈,再也顾不得什么君子风度了,摆出一副我是流氓我是谁的架势,连威胁带吓唬,我说:“知道俺是谁吗,俺是联众断线器第一猪南宫无牙啊,不认识可以到江湖论坛看看去,现在风头劲着那。我不好意思退你可别逼我。” 

那知道那娘们~哧~的一声就乐了,她小樱唇轻轻那么一启没让我背过气去,她说:“有本事别叫唤,你断。”“我K,我怎么断啊,断线器那玩意我为了向我那够级门派领导表忠心,早在电脑里彻底根除了。唉,这时节,我真是英雄气短,没法情长了。迫不得已,我仰天长叹:”罢罢罢,不就是十分吗,不在乎,呜那娘们,俺可记住你了,大家88“。然后两眼一闭,轻轻在我要强退那么一点,完,又彻底的做了一回强退猪。 

一路上骑着小摩托给疯了似的,还是迟到了十分钟,免不了老婆一顿臭骂,没敢吭声,玩游戏耽误正事理亏啊,认了吧。 

更可气的是在今天,花言巧语把老婆打发回了娘家,便急不可耐的望家窜,开机上网直奔联众,信心百倍的要把昨天晚上扣得分捞回来。手气不错,少说一把也得两花几个点的。可惜运气太差,刚开始连点带烧,对家一看大势不妙断了,后来我又走了头科,别人没动,自己不知那出了问题断了。据不完全统计:一上午的时间,因别人使用断线器逃跑五次,强退者两次,自己电脑死机断线三次。X,这都什么世道啊,说不生气那叫难。想当初,装着断线器哪会,天马行空,潇洒随意,何曾考虑过分数,更没受过这等鸟气啊,五六十分没了,还不管情不情愿的做了四回强退猪,给谁解释去,也没人听啊,事实俱在,说了也没人信。思来想去只有两个可以形容---窝囊。做人难,做一个好人更难,在联众做一个既不作弊又不强退的好人那是难上加难。 

算了,够级不顺,玩玩梭哈吧,这游戏万一掉了也不扣财富,我自己安慰自己。玩小的还不过瘾,怎么说咱的财富也积攒10万好几了。得,去把把梭。联众梭哈1000点游戏房间的最后几桌往往聚集着一伙视金钱如粪土的败坏家伙。不看底,发完牌不管牌面好坏都梭哈,至少20把,这些都是约定俗成的规矩,没有强制执行,全凭自觉,输赢各应天命。我喜欢这种形式,甭管别的,光这份感觉----爽。三缺一,等人不好等,来早的都忙着那。正不耐烦的时候,来一个叫天山雪莲的小妞坐下了(看形象是女的,这往往不可靠,因为事后证明如果真是女的那脸皮不可能这么厚),ok,开始。发完牌,我先梭,那两位跟着,天山雪莲最后,啪,她扣牌了,放弃。我k,这什么人啊,我刚骂了一句还没来得及发出去,腾,面前弹出一个提示窗口,她退出了。我瞪大眼睛找她,不服不行,这个流氓竟然又人模狗样的在原来的位置坐下了。我试图做到她的对面,没坐下,系统蹦出一行字,天山雪莲已经设置你为不欢迎。我倒,太缺了,死活咽不下这口气啊,本来那把该我赢的。好不容易等她又开始了,我按奈着恶心把她从不欢迎改为朋友,然后去旁观游戏--说什么也得羞辱她一下,让大家认清她的真面目。我刚进去,她就看到我了。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那,她笑眯眯先来一句:”你好,小猪。“我几乎就要晕过去,这还是人吗,血口喷人。天地良心,我玩把把梭还真从没违反过道德。还好,我还没用辩驳,这家伙故技重演又跑了,好歹算还我一个清白。但是话又说回来,人家没少什么,输财富的可是自己啊,要老碰到这种东西,再多的财富也经不起折腾啊。唉,忍了吧,人不给狗治气,谁叫自己假仁慈不如人家脸皮厚那,以后别玩这个就完了,留点银子充门面吧。 

   其实平时也没少劝了自己,玩游戏不能当真,更没必要为了虚拟的东西生气。花了钱,浪费了时间,还整天把自己气的上气不接下气的,那不傻瓜吗。可是,但是,真是,唉,我也别说了,大家经常玩了心里都有数,这不公平啊。我们都不是圣人,谁没点功利心啊,眼睁睁看着一样玩自己老吃亏忍不下去啊。彻夜难眠,把头发也熬白了好几根,终于给我想明白了,想不和它较真,那只有一个办法,也是唯一可行的办法,那就是----退出联众,什么时候咱也不玩游戏了。可,可我又如何放的下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