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笑天居  

我们一直在努力

简单
的生活中寻找生活的乐趣
奖自然归还给夏天
容纳着关于幸福的点滴
舒适无束缚
让你享受开花的夏日
遇见与你的重逢
去拥抱那个还不曾来到的未来

Slow Life
{        }
NEWS
文娱资讯
感动你的心灵之作《伤别离-一个与够级有关的故事》
来源: | 作者:笑问天 | 发布时间: 2017-04-12 | 228 次浏览 | 分享到:
  悄悄的你走了,正如你悄悄的来,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下午在够级偶遇到掌门的时候他不无悲痛的告诉了我这个使我十分震惊的消息,短笛走了,离开了笑天居。说完他就匆匆的下线了,留下我独自呆在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的大厅里,心里却一片茫然。朋友邀请我去打牌,我边答应着,却心不守舍的切换到了另一个房间。
   短笛是笑天居的缔造者之一。当时的笑天居羽翼未丰,在联众江湖里面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小门派,靠着掌门深山隐士办了几张江湖令牌勉力维持着。后来联系了思念的友情山庄,忘情紫竹的先锋帝国,三派合一方见起色,短笛当时是先锋帝国的副掌门。正是有了他们的加入,笑天居的日子开始变的越来越红火,颠峰的时刻竟然达到过两百多人,短笛的热情功不可没。这些都是掌门跟我说的,哪次我们在一起喝酒。我最初的门派是百灵战队,只因为思念是我朋友,也是兄弟。为朋友可以两肋插刀,为了兄弟当然可以赴汤蹈火,所以就在哪次大醉以后,我义无返顾的背叛了百灵,投身到了笑天居,进而认识了短笛。
    应该说,百灵战队的领导待我不薄,最初的雷鸟、破吉他,如今的宇翔、江户主不管在联众还是在百灵的大本营世纪城都是我很要好的朋友,至今我在百灵依然还保存有自己的个人专版文集,不过那里的我叫做琴韵洗心声。后来再见到雷鸟的时候,他有点生我的气,从原则上来说,我不能再算他的好兄弟,我脱离百灵用的是不太光彩的手段-背叛,加入江湖的时候我曾经说过,我永远也不会做叛徒,只有掌门开除我,可是我没有做到,我只能承认自己是个小人,为了更好的朋友,兄弟可以走极端的小人。相比之下,宇翔对我的态度要谦和很多,这也让我理解了为何他能够在百灵获得那么好的人缘的,赢得大家的尊重,他淡淡的笑着对我说:“即使今后不是同门,我们仍然是朋友。”我汗颜,在他的宽容大度面前,的确无法找到任何可以强辩的话要说,我低低的叫了声大哥,然后便已经哽咽,联众江湖是个虚拟的江湖,但只要真正的投入了,那么得到的也将是刻骨铭心的感情,所以虽然我现在身在笑天居,但永远也不会忘了百灵那些曾经一起共同进退的兄弟,那些激情飞扬的岁月,有雷鸟、有宇翔在,我相信百灵战队纵横联众江湖的日子也是指日可待,我对他们抱有极大的信心,这取决于个人的人格魅力使然。
    相比我对于百灵的可有可无,百灵不会因为我的离去而放慢前进的脚步半步,笑天居却因为我的加入而呈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活力。掌门深山隐士曾经拉着我的手无比真诚的说:老大哥,笑天居有你一个,就等于增加了十个人的力量。这时刻我除了感动还能说些什么,所以我站起来面对着诸位兄弟姐妹满含期待的目光,大声的说:喝酒。那一天,所有在场的同门都喝挺了,唯一遗憾的是青岛的忘情紫竹、短笛、玉兔、铁算盘他们因为路途遥远未能到场,我觉得如果当时他们也在的话,今天短笛绝对不会走,笑天居就从哪天就可以一摆往日的颓势,展现出勃勃的希望。只可惜他们不在。短笛也不在。
    有了我,有了青春飞扬,有了打你家玻璃,有了红裤衩。联众江湖的笑天居坛子明显的活跃了很多,值得一提的还有我们的小妹妹笑天居虫,她一直在笑天居扮演着一个举足轻重的角色,无偿的提供财富给我们招收更多的会员,积极的参与论坛。社区关于门派兴衰的讨论,更不远千里从她所在的兖州杀赴济南,照她的话说,只为了见哥哥们一面。笑天居有这样的好妹妹支持,我们夫复何求,如果每一位笑天居的兄弟姐妹都有虫妹妹这样的恒心和热情,我想目前的联众第一大派造就没我们莫属了,笑天居的每一个成员都应该向虫看齐,这是不容质疑的。笑天居的主页建立起来了,社区成立了,与友好门派之间的外赛多了,然而短笛却走了。曾经无比热心的参与门派建设的中流砥柱短笛走了,我们曾无数次并肩为了门派荣誉而战的短笛走了,我不禁黯然神伤,我试曾为短笛找出无数个冠冒堂皇的理由来说服自己:可能他的会员期到了,不想连累门派的发展,也或许他看破了情关,想要离开江湖这个伤心地。直到哪天我再见到短笛时,这些脆弱的理由就不攻自破,他依然是他,只不过后面缀上了别的门派的名字。
我无比天真的想,也许短笛只是和我一样,为了去帮助更困难的朋友一把,这举动可以理解,我也希望是这样,忘情紫竹对我说过,笑天居就是我们联众的家,短笛一定还会回来的,我何尝不希望是这样。下次再见到短笛,我会这样对他说:笑天居依然需要你,不管你在哪个门派,我们依然都是朋友。
    笑天居终于可以在联众江湖站稳脚跟了,掌门有给了我一个更为艰巨的任务,建立子门派。只能允许你一个人出去自力更生。掌门这样对我说。眼神充满炙热,有问题吗?我端起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热血上涌,舌头都已经大了,但我依旧说:当然,哪个,没问题。虽然出去的是我一个人,但背后支持我的却是整个笑天居。
    都说一入江湖深似海,铁革裹尸马上归。但是我在联众江湖混了这么长的时间,感受到的却不完全是凄杀,而是到处充满了如火如荼的热情,从一个初入联众不知江湖为何物的无名小卒成长为今天的江山如画掌门,其中的滋味是难以一言道尽的,如果非要我作出总结的话,那么允许用我出入联众的后缀来做个结束语吧:乱石穿空,惊涛拍岸,一时多少联众豪杰,江山如画,独孤笑天,纵横江湖还看今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