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笑天居  

我们一直在努力

简单
的生活中寻找生活的乐趣
奖自然归还给夏天
容纳着关于幸福的点滴
舒适无束缚
让你享受开花的夏日
遇见与你的重逢
去拥抱那个还不曾来到的未来

Slow Life
{        }
NEWS
文娱资讯
绝对本色《从够级到乱战,我在联众这些年》
来源: | 作者:笑问天 | 发布时间: 2017-04-12 | 159 次浏览 | 分享到:
2002年之前,我是济南百灵世纪城的一名网络写手。那里,是联众够级第一大门派百灵战队的老巢,曾经有一个专门的街区供战队打理,顺便招兵买马。雷鸟,破吉他,江户主一干战队的风云人物均混迹于此。没事的时候,我也会经常过去转转,与他们聊聊战队的事情。经他们的引荐,我有幸成为了联众百灵战队的一员。至今,我仍清楚记得当时身披的战衣是beelink_583,昵称黄玫瑰,这也是我在联众的第一个id。
    初入联众,尚不知会员为何物,只是看雷鸟他们边打牌,边聊天,都有漂亮的前缀,而且发言和别人不一样,五颜六色的字体,显得十分牛气的样子。好奇的问他们,才知道这是会员的特权。不过,由于当时我网络上的主业还是写作,所以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只是闲暇的时候到联众一起玩两把。偶然的一次机会,和现实中的几个朋友喝酒,大家都是够级爱好者,不经意间就聊起了联众,听说我在百灵战队,羡慕不已。后来,有人就提议,与其跟着别人混,不如我们自己筹建个门派如何? 就这么一个小小的聚会,又造就了日后在联众够级红极一时的又一门派—笑天居。
    和雷鸟商量了一下,雷鸟表示退派可以理解,但百灵站队的id,我是不好意思再用了,于是另外注册了一个(fengzhongzhiqi)风中之旗,一直沿用到现在。开始的时候,门派里只有掌门独孤笑问天是会员,我和思念任副掌门,他负责内部管理,我负责招兵买马。人倒是好找,本身我所在的单位就有几位喜欢够级的同事,平时关系就很好,经常一起打牌,所以基本没费什么工夫,就被我拉进了门派,搭建起了笑天居的雏形。
    可是这时,一个很大的问题制约了门派的发展,那就是会员太少。因为一个会员只能供接纳8名非会员,而我们门派已经达到了极限。而且,日后只有门派会员保持在8人以上,才可以长期生存下去。于是,我和独孤笑问天分别游说门派的这些成员加会员,思念家境好,二话没说就买了个年卡。到我这些同事这里却遇到了麻烦,因为他们都是业余玩两把,对门派事务也不怎么热心,觉得游戏,能玩就行,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是根本没那必要。后来问的急了,就反问我,你自己怎么不加?只要你加,我们就加。想想也是,我作为笑天居最初的创始人之一,没有理由自己不加让别人加啊?其实,我本来是想加会员的,只是因为不知道怎么加,后来也没妨碍打牌,所以就一直拖了下来。如今反倒成了别人的口中的诟病了。在形势逼人的情形下,门派不得不把我本身的会员问题提上了重要议事日程。
    记得当时采用那种方式,我迫费了一番脑筋。买联众会员卡最实惠,可惜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买,联众游戏室倒是有许多叫卖的,又担心怕上当受骗。思量再三,决定临时过渡,先用家里的固定电话充一个月的会员敷衍一下。会员很快充上了,当我费尽心思,精心琢磨了前缀和字体,耀武扬威的出现在门派成员集中的游戏室里时,特殊的游戏形象和固定的特殊待遇立刻引起了几位在线同事的惊叹。他们和我坐到一个座位上时,我还故意行使特权,把他们纷纷踢了一遍,彻底满足了一下虚荣心。没过多久,这几个家伙就一起成为了会员。在我们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先后合并了几个小的够级门派,笑天居日渐壮大,门派成员更是出则成群结队,参加门派之间的比赛均是一溜会员,声威与日俱增。
    这时,独孤笑问天再次野心萌动,请我喝了顿酒,下了个筹建子门派的任务,条件是不带走现在门派的一个人,建成后奖励我一年会员。士可杀不可辱,不过,为了一年会员,不用花自己家电话费,我脑袋一热竟然就答应了。一晃一年过去了,笑天居达到了颠峰的800多人,名列够级门派第七。我建立的子门派江山如画也有上百人的队伍,。一年会员早已如愿到手。我羽扇纶巾,也有了些许指点江山的味道。无论游戏室,还是江湖、论坛,笑天居人声鼎沸,一时多少豪杰,卷起千堆雪。最辉煌的时候,组队还曾获得联众首届够级大赛第二名的佳绩。更有甚者,已不满足于会员的荣耀,纷纷购置了江湖令牌,令人高山仰止。现实中也多次有淄博、临沂、济宁等地的够友慕名来访,大家欢聚一堂,好不热闹。
    岁月催人老,豪情仍在,痴痴笑笑。先是我和笑问天因为工作的变动,登陆联众的时间越来越少。后是思念迷恋四国军旗,改弦易帜。短短几年间,笑天居颓势不止。十年后,重返联众,桃花依旧,人事全非。今时今日,我最喜爱的联众游戏已换成了相对冷门的乱战四国。偶尔来玩几盘,依然快意恩仇,依然相见甚欢。只不过,这时的游戏已真正成为了我业余的一种消遣。虽然,在线的时间不长,但我仍旧加上了会员,不为别的,只因为习惯和怀念,那些意气风发的日子,那些一起走过的朋友。你们,可安好!


阳光明媚的午后, 
我还记得你微微上翘骄傲的唇角。 
风雨飘摇的街头, 
我还怀念你长发飞舞芳香的味道。 
你是否记得, 
你可曾记得, 
我也有略带冷酷迷人的眉梢, 
我也给予你温情似水的怀抱。 

我们曾经如此放纵自己, 
让彼此毫无顾及的迷失在爱里, 
妄想去追寻, 
传说中哪个可以忘忧的海岛。 
你说过理想比现实重要, 
未来要靠信心创造。 
可是为何? 
我们还没有走过秋季, 
你就已经放弃了原来拥有的执着, 
只剩下虚伪的诺言随落叶轻飘。 

我看到你依然微翘但不属于我的唇角, 
我看到你依然飞舞的长发但再闻不到芳香的味道。 
我的眉梢多了几分沧桑, 
我的怀抱依然有力但温情再也找不到。 
我们的亲吻和拥抱再现实面前更现渺小, 

我们无望的挣扎, 
仍旧对抗不了情的海洋里恶浪卷起的波涛。 
是不是每份爱情都这样结束, 
永远,永远也无法到达, 
那代表幸福的海岛。 

终于明白 
身边再不会有你的支持, 
凄雨冷风里, 
两个人的路仅剩我独自一人 
还在做绝望的寻找。